茄子视频app吧

“巫术漂流瓶?或者说,摇一摇?我们两个同时激活了玻璃蜡烛,又千万分之一的几率,巫力频率相同,太巧了吧?”

“不对,对方没发现我,我却可以”

玻璃蜡烛顶端的灰光已经稳定形态,不再膨胀收缩,其中心点有一颗如虚似幻的彩色光团,一会儿灿如白雪,一会儿明亮如鎏金,一会儿明艳似蓝海

丹妮神色莫名,有震惊,有不解,又有几分带着不确定的若有所思,她能感应到对方,可对方对她一无所知,还在继续

对方并非与她施展一样“坐标”的巫术,对面的巫师更像在胡乱摸索,通过玻璃蜡烛的火光随机观察能看到的一切。

丹妮明白那种状态,也许能看到未来,也许能看到某地景象,也许能看到过去发生之事的一些模糊画面,但9999的可能,你什么也没看到,一切只是幻觉。

这属于超凡界入门常识,只要接触过玻璃蜡烛,又稍微有点传承的人都该知道。

所以丹妮从来没想过用玻璃蜡烛窥视未来。

“对面那个魔法师就在我附近,距离很近很近,八成是学城的魔法师,如此便能解释为何我能察觉到他,他却对我一无所知了。

因为,学城的玻璃蜡烛来自瓦雷利亚!

如果说大巫师没在玻璃蜡烛中留下后门,打死我都不信。”

丹妮神色越来越确定,她几乎猜透事情原委,只等验证了。

清纯可爱天使美少女午后居家梦幻写真图片

“试试看。”

心中念头一起,一丝精神力如泥鳅滑入虚幻光团中

旧镇,蜜酒河边的学城,河中鸦岛。

水雾弥漫的夜城,天空一片沉重的昏黑,白日里喧闹不已的白鸦也静静窝在塔顶巢穴里。

鸦巢下方圆形塔楼内,一整层是一个开阔大房间。

超过一百平米的圆形石室,放眼看去,到处都是书籍和卷轴,有些杂乱摆放在桌面,有些干脆一摞摞堆叠在地板上。

周围墙面几乎被破破烂烂、花花绿绿的地图覆盖。

炉膛里烧着火,上面有只铜水壶,壶嘴发出“呜呜呜”的鸣响,变幻不定的烛光下,咕咕白气闪烁出迷蒙云团。

房间中央插着一支高高的黑蜡烛,一米高,细瘦扭曲,烛光均匀散布在屋内,没有因为距离近而更明亮,也没因为距离远而光线暗淡。

这是一根玻璃蜡烛。

蜡烛边站着两个人,一个像屠夫的矮壮汉子,一个四肢修长的短发黑人青年。

“屠夫”公牛般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由无数金属串成的链子,他是一名学士,甚至博士;青年细脖子上也挂着一根绳子,绳子上连着三节链环,一名见习学士。

“马尔温博士,似乎有点不对。”娟秀青年细声细气道。

“你看到了什么?斯芬克斯。”屠夫博士双眼一瞬不瞬看着光焰。

黑人小伙面色纠结,不知该如何描述,“似乎有人透过火焰在看我们,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幻觉”

“不是幻觉。”一个悦耳女声在火光中响起。

“啊啊——”斯芬克斯双眼暴突,恐惧大叫。

马尔温博士不解道:“你嚎叫什——啊啊——”

侧头去瞥小学徒时,学城博士惊恐看到他那对玛瑙色的眸子染成灰色,两束灰光如泪水般流出,汇聚在嘴巴,渐渐的灰光集成一大团那是一颗人头。

在自家学徒嘴巴里,渐渐爬出来一颗人头,接着是躯干、四肢

这场景与从人嘴里钻出个灰色光人相比,贞子爬电视剧算个啥子哟!

阅历丰富的博士也被吓住了。

“不好,玻璃蜡烛竟联通地狱,把恶鬼招惹了过来。”他‘蹬蹬蹬’后退几步,退到桌边,双手往后摸寻到一只短匕,立即就扑了过去。

“真没见识,连我都不认识?”光人已经落在地上,渐渐膨胀成正常形态的女子,面容模糊,一米七左右,四肢修长,身披

“你是谁?“女人衣服颜色样式都看不清晰,但胸前明显有火焰图形的印记,马尔温感觉有点熟悉。

“火法师,瓦雷利亚巫术的继承者。”

呃,丹妮又“口头转职”成了火法师。

“啊,你,你怎么从我,从我”黑人青年后退一步,捂着嘴巴惊恐道:“为何从我嘴里爬出来?”

“我叫晰魁,来自布拉佛斯。”丹妮先自我介绍了一遍,才对一脸警惕与恐惧的两人解释道:“并非你嘴里出来的。

眼睛乃心灵之窗,你的双眸便是灵魂海的大门。

之前你通过玻璃蜡烛‘神游天外’,也即是精神力透过双眼进入烛光幻境,我捕捉到那丝精神力,顺着它进入你的精神海,又通过你的眸子投影出来。”

“原来如此”斯芬克斯还神情茫然,马尔温却若有所悟,“在搜寻真理的过程中,我们外放的精神力与蕾拉法师的玻璃蜡烛连接在了一起。”

“差不多这个意思,但”想了想,丹妮还是决定实话实说,“但根本原因却是这个小姑娘学了瓦雷利亚冥想术。”

“小姑娘”黑人青年黑脸涨红,偷偷瞥了旁边的矮壮博士一眼,见他只在认真思索而没发怒,便诺诺问:“法师大人,您,您如何发,发现我”

丹妮仰天长叹一声,宣布似的说:“任何女装大佬,无论他看起来多么水灵、长腿白肤、脸蛋娇媚,但有一点永远无法改变,他的灵魂依旧挂着小吉吉!”

女扮男装的黑妹,脸颊又红了,虽听不大懂,可基本意思却明白了:对方的精神体通过自己的灵魂海投影在眼前,八成通过灵魂判断出她的性别。

“学城不招收女学生,更不允许女人成为学士。”黑妹小声解释道。

一边解释还一边拿眼去睃壮牛马尔温。

可那位学城博士压根没心思理会她的性别,只自顾自凝眉沉思,好一会,他看着光人丹妮道:“学城的玻璃蜡烛来自瓦雷利亚,内部的基础冥想术属于瓦雷利亚巫术的旁支。

你的冥想术等级一定非常高,否则绝无法在未经拉蕾萨允许的情况下,以精神体进入她的意识海。”

“对,我曾得到大巫师的残缺传承。”丹妮点头道。

“原来瓦雷利亚人在传承中动了手脚,而且几千年来我们从没人发觉这点。”马尔温面色难看道。

“有得必有失。”丹妮耸耸肩,问黑妹:“你多大年纪,修行巫术多久了?基础冥想术的符文还没勾勒完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