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ght火箭少女荔枝app

“你说。”石心夫人也真让他说。

有救了!

指头叔暗自松了一口气,神色间也多了三分从容。

“龙骨匕的事,是我的失误,它属于劳勃,但他从不用它,我以为提利昂拿了去。”

“我发誓,除了这事,我再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。

看看珊莎,是我把她从兰尼斯特的魔爪中救出。

也是我来回奔走,付出巨大代价,让伊耿放弃多恩公主亚莲恩,转而与珊莎成亲。

对了,你既然复活了,不如随我去月门堡见见那对小夫妻吧!”

指头叔脸上的惨白与仓皇完消失,只剩大大的、灿烂的、柔情诗意的笑容。

“伊耿,我见过。”石心夫人道。

“哈哈,那是个精神的帅小伙吧?我告诉你,他可不是金玉其外,他几乎与他父亲一样勇武,与伊莉亚公主一样温柔,真是天下少有的佳婿!“

指头叔似乎完进入与老熟人、老情人聊天的亲近模式。

粉嫩口爱妙妙小妖

“伊耿,不错。”石心夫人点点头,布满或凝血或露骨豁口的脸上,罕见地露出一丝欣慰与喜悦的表情。

“珊莎从小就对英俊的王子、高贵的骑士和传奇的爱情,抱有最天真烂漫的幻想。

她一直渴望得到故事与歌谣中说描述的甜美爱情。

但残酷的命运就像一把刀,把她纯真的小心肝划成”

石心夫人抚摸自己的脸颊,“划成这样!”

“现在好了,一切不幸已经结束,她实现了儿时的梦想,开始幸福美好的生活,你也可以重新开始。”

指头叔扬起一张真诚的笑脸,声音轻柔的像情人的抚慰。

“是呀,干掉你,她就能有个幸福的未来。”石心夫人点头道。

指头叔的笑容如腐

败的牛奶,僵在那张非常帅气的脸蛋上。

“凯特琳,我以为我们的误会已经解除,今后在我的辅助下,珊莎坐稳王后的位置,先南下君临,再挥军北上,灭弗雷,除波顿,光复史塔克的临冬城。”指头叔意味深长地说。

“哎,小指头,对不起!”石心夫人突然叹息一声,伸出滑腻如鲶鱼的手掌,抚摸对面男人显露茫然表情的脸颊。

“对不起!”石心夫人再次道歉,道:“我为小时候的轻浮向你道歉,对不起,我为曾经对你发自内心的轻视道歉。

莱莎是对的,你有智慧,智慧能改变身份地位,能创造命运。

她用很认真的表情对我发誓,你总有一日能取的大成就,让我后悔。

我不信,现在我真的后悔了。”

这话完出乎指头叔的预料,突然间,他发现自己再也不认识对面爱慕了几十年的女人。

也对,她是复活后的厉鬼,不再是那个站在花丛中,背负双手,带着羞涩与期待的可爱表情,弯下腰,与草地上少年接吻的女孩。

“都过去那么多年了,还说它干什么?”他颤动着嗓音,强笑道。

“今天,你必须死!你不死,我不安心,我的珊莎也会永无宁日。”

石心夫人再次恢复冷酷的表情,阴恻恻好似索命厉鬼。

“你要杀我,总得给个理由吧?”指头叔委屈的都流下泪来。

“你背叛艾德!”

“我没有!”指头叔立即否认,“谁告诉你的?他在骗人!”

“巴利斯坦爵士的话,七国谁不信?”石心夫人夜枭般冷笑。

“巴利斯坦?”指头叔莫名其妙,“他不是在奴隶湾吗?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“不用狡辩,巴利斯坦爵士作为御林铁卫队长,没人比他再清楚当日君临之变的内情,你背叛了艾德!”

“这又是一个天大的误会!“指头叔瘪嘴哭诉道:“我想帮艾德,我向你发过誓,你忘了?

可他完不听劝

而且,我也不算背叛是珊莎,珊莎把艾德意图送她和艾莉亚逃离君临的消息告诉给瑟曦。

故而瑟曦才确定,艾德要与她死磕到底,继而先下手为强。

我答应帮艾德收买金袍子,我说到做到,奈何收买来的人也容易被敌人收买,谁能比兰尼斯特更有钱呢?

所以,我竭尽力,只天命使然,我无奈啊!”

石心夫人定定看着一脸委屈的指头叔,为他能在如此情形下,说出如此有逻辑的辩词感到不可思议。

“你毒害了琼恩·艾林!”她道。

“我”指头叔习惯性就要大声否定,可突然的,他想到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巴利斯坦

——也许,凯特琳又从哪个混球那拿到实锤证据。

他不能否定。

“唉!”指头叔悲伤地叹息一声,道:“我爱你,疯狂的爱你,就像莱莎疯狂的爱我。

我向七神坦诚,我有罪,面对莱莎的求爱,我没法拒绝。

我有罪,我与她偷情并非爱她,而是爱你,她是你妹妹,你们长得像,我一直把她当成你。”

这是大实话!

也不知指头叔咋想的,明明莱莎容貌完不逊色于凯特琳,对他的爱更是

这么说吧,刨除龙芙莱王子与荒石城简妮那些古人,只从出场的“现代人”中挑选,莱莎绝对是“权游第一痴情女子”。

偏偏指头叔只把真爱放在潜意识看不起他的凯特琳身上。

指头叔在君临时,常常宣称自己拿下徒利姐妹的初

夜。他也不算说谎,他干莱莎时,真把她当成了凯特琳。

“你让我恶心。”石心夫人也真被恶心到了。

好吧,凯特琳也没错。

指头叔是舔狗,可她却没拿他当备胎——备胎也轮不到他,身份太低了,至少艾德那样的公爵次子,才够当徒利大小姐的备胎。

“恶心到你,我很抱歉。”指头叔苦涩一笑,又道:“我与莱莎偷情次数太多,在琼恩面前露了马脚,无奈之下莱莎才”

呃,指头叔太牛掰,各种完美的谎言信手拈来,石心夫人竟然将信将疑起来。

真实情况压根不是这样。

指头叔先引诱老囧发现瑟曦与詹姆偷情的秘密,等老囧调查到一半,再毒死他。

接着,用同样的方式让艾德发现乔佛里的私生子身份,并让艾德自己发现——老囧竟死在调查私生子的途中!

如此,艾德就会百分百确定,兰尼斯特为灭口,才杀了他的好义父。

狼狮之战,再难避免。

“你杀了莱莎!”石心夫人道。

“你,见过珊莎了?她出卖了我!???“指头叔瞳孔收缩,不可思议嘶声道。

将莱莎推下月门之时,除了小指头自己,只珊莎与马瑞里安两个在场。

嗯,马瑞里安是个帅气的吟游诗人,指头叔不在身边时,莱莎用来慰藉自己的面首。

马瑞里安被指头叔调教疯了,向谷地贵族坦诚自己的罪行:因为莱莎对自己冷淡,他出于嫉妒,杀了她。

呃,指头叔调教人的技术不输大

麻雀。

也即是说,知道莱莎死亡真相的人只有他和珊莎。

现在有第三个人知道了。

他的小甜心、小棉袄,背叛了他!

“你以为我女儿是傻子?”石心夫人冷笑。

指头叔愣了愣,突然仰头狂笑。

“哈哈哈哈哈,她终于出师了,我完美的继承人!”

“难怪,难怪我被悄无声息带到这儿来,原来有王后殿下帮忙。”

石心夫人冷冷看着他,没有半点感情波动,“你在黑暗中隐藏太久,只能看到光亮的世界。

却不知,在你身后更黑暗的地方,也有人在一直盯着你。

我盯了你一年多了,你有今日之结果,一点了也不冤。”

“一年多?”指头叔收起狂态,难以置信道。

“河间大乱,乱民或去君临,或去未经战乱波及的谷地,鹰巢城这一年来收留了很多河间来的仆人吧?

为你们唱歌弹琴的‘七弦汤姆’,是我的密探,厨房的帮厨、洗衣房的洗衣妇、马房的小弟,甚至你的护卫,都有我的人。

我要杀你,不比杀一条狗更难。”石心夫人道。

“既然如此,为何不杀呢,反而天天盯着我

你女儿,肚子都被我搞大了,难道你打算用她来弥补对我的亏欠?”小指头笑嘻嘻道。

指头叔也非凡人,明知必死无疑,他也彻底放开了。

石心夫人直勾勾看着他道:“我对你,没任何亏欠。

不杀你,只因为我听到你计划促成珊莎与伊耿的联姻。

这桩婚事,我非常满意!

还有,珊莎也没怀孕,她骗你的。”

“怎么可能没怀孕?那么多次”指头叔脸上的笑容消失。

“你是个好老师,连配制月茶的手法都教给她了。”

“为什么?她难道对我就没一点儿爱吗?”指头叔面色扭曲,歇斯底里咆哮道。

石心夫人点点头,道:“有,那傻丫头爱过你,也愿意学瑟曦,为国王生个篡位的孽种,但她更爱自己母亲和家族!

史塔克与徒利的门楣,绝不能让你的杂种玷污。

我更不允许那个杂种如梦魇一般,困扰珊莎一生。

她该得到天下最好的东西,有真心爱自己的丈夫,然后和自己的爱人生儿育女。

而不是背负罪孽,一辈子良心不安,担惊受怕。”

指头叔悲哀道:“我的血脉很低贱吗?可七国上下,谁能比我更聪明?我还幻想,她能生个又漂亮又聪明的儿子”

“让你做个明白鬼,你的一切心思、行为,都被丹妮莉丝看透了”石心夫人把当日在河间山洞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“就算仅仅为了珊莎的安,我也不会让她去欺骗聪明的丹妮莉丝。”

“那女人是魔鬼吗?”指头叔喃喃。

“也许旁观者清。”石心夫人道。

“可我又没招惹她,干嘛到处爆我的料?”指头叔大声叫屈。